寻访抗战老兵 留下历史记忆(一)九秩老兵话抗战

作者:网站管理员 来源:隆尧一中 日期:2015年9月1日 人气:661

九秩老兵话抗战

——原隆平县县委书记郝玉珂访谈录

采访记录  张记军    文字整理  黄俊里

 

采访对象简介:郝玉珂,巨鹿县王义寨人,生于192242319383月在巨鹿县加入共产党并参加抗日工作。193910月至19457月先后任中共隆平县委宣传部长、代理书记、组织部长、书记,参加和领导隆平抗战6年之久。建国后历任国家铁道部建厂局局长等职务,1984年离休。

2013727上午,时值酷暑。在北京一个幽雅的住宅小区。我们和县电视台一行,在隆尧籍部队离休干部张同舟的引荐下,拜访了抗日时期原隆平县县委书记郝玉珂老人。

郝老今年已愈93岁高龄,是抗日时期隆平县委、政府主要领导干部中目前唯一健在的老同志,也是目前全县为数不多的隆平抗战的见证人和亲历者之一。前一段因身体欠佳住入医院,6月份才从医院出来。虽然说话有些气力不足,但精神不错,思维清晰,记忆力尚好,对历史事件和人物记得很清楚。听说我们要来采访,心里很高兴,他说,他心里非常想念隆尧的父老乡亲,正好了解一下隆尧的情况,表达一下他对隆尧人民的深厚感情。

进入客厅,我们首先向郝老转达了县领导和老区人民对郝老的敬慕和问候,张同舟把我们一行一一向郝老作了介绍。

刚一落座,郝老就急切地问,隆尧现在发展得怎么样?群众生活好不好?当县电视台台长任敬国同志向他汇报,改革开放后,隆尧发展比

较快,已成为全国粮食生产重点县;县城变大了,整齐漂亮了;抗战时他经常活动的莲子镇、范庄一带,已建成全国知名食品生产基地时,他高兴地连连点头说,好,好。

(一)

当我们请郝老讲讲他的抗战经历和隆平县的抗战历史时,他说:隆平建党早,群众基础好,隆平人民是伟大的人民,勇敢的人民,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大牺牲和贡献。对这一点,我体会最深。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不久,我即于19383月在巨鹿县加入共产党并参加抗日工作。193910月调到隆平县工作,先担任宣传部长。当时隆平的抗日气氛非常深厚,各种抗日组织和群众团体工作很活跃。不久县委书记刘正山同志调走。1940年夏,接任县委书记的宗明同志和组织部长乔增堂同志又先后到外地学习或调走。上级让我代理县委书记兼组织部长。隆平党的基础好,干部力量强,但不知为什么让我这个新来乍到的年轻人代理书记。当时自己年轻,刚十八岁不知道什么叫困难和害怕,干就干吧,还真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那时,我正分抓城南一区的工作,区委领导班子不得力,我大胆撤了区长的职务,对领导班子进行调整。记得当时霍子瑞当财政科长。他说城南敌人和汉奸活动猖狂,提议组织一个小组,带几支盒子枪去除奸剿匪,我采纳了他的意见。子瑞同志自告奋勇,带着刁福庆、张根成等人去活动,镇压了一批罪大恶极的汉奸和伪村长。后来由刁福庆当除奸队长,一些给敌人通风报信的汉奸一提到他的名字就害怕。一区的斗争形势又恢复、好转起来。

194012月间,隆平县发生了一件事,有人向上级反映,隆平县除小郝(指我)外,都贪污。为此,上级调我去上级党校学习,然后把全县县、区干部集中到火连庄整训,每天出操跑步,搞得轰轰烈,一点不注意隐蔽,被敌人搞走了情报。敌人从铁路方面调来300多名日伪军偷袭火连庄。但恰遇八路军冀中警备旅刚打完仗,转移到乡观村休整,敌人偷袭正好路过乡观,被冀中警备旅击溃。这次战斗,客观上掩护了隆平县的干部。否则这些没有武装队伍保护,没有战斗力的地方干部,很可能被敌人一锅端掉,后果不堪设想,这是个很值得吸取的教训。

(二)

1941年,也就是百团大战以后,驻隆平日伪军疯狂实施点、碉、路、沟、墙五位一体的“囚笼政策”,在全县范围内安钉子、修公路、挖封锁沟、筑炮楼、建据点,相继建起了西董、小孟、千户营等16个据点。并首批通辑张化南、张芥士等61名抗日人士。抗日干部及其家属被抓的抓,被杀的杀,一片白色恐怖。加上县武装两个连全部调走,过渡成正规军。当时敌人宣传说八路军游击队不行了,隆平县只剩下六个八路军,即两李(李吉平、李朝光)、两郝(郝玉珂、浩然)一窦(窦志华)一刁(刁福庆)。

在敌人的淫威下,政府县长曲国光,敌工部长王光彦和几个区委书记、区长相继叛变投敌,各级组织遭到极大破坏。不少根据地变成了游击区、敌占区。

面对日益恶化的斗争形势,我虽然只有十八、九岁,但革命意志非常坚强,和同志们互相鼓励,宁死不当逃兵,死也要死在抗日战场上。几年来,无论条件如何艰苦,环境如何恶劣,我始终坚持就地游击,与隆平人民共存亡。隆平的父老乡亲也象爱护自己的子女和兄弟姐妹一样关心我,爱护我,不但为我们做饭、做衣,站岗放哨,保管文件,还经常掩护我,使我多次在险境中转危为安,得以继续斗争,并逐步成长、成熟起来。最使我终生难忘两次脱险,一次是在范庄,当巨鹿一百余名日伪军到村搜查时,村长范仁学以招待敌人为名,机智地把敌人从我居住的院子引到他自己家里。一次是在莲子清(镇)。一年麦收期间,我到莲子清布置征粮工作,被敌人发现追赶。我爬过寨墙,跑到村外一个打麦场边。几个群众大胆地把我掩藏起来,用麦秸秆子盖住,使我化险为夷。象这样的被群众冒死相救的事情,很多八路军和抗日干部都经历过。可以这样说,没有人民群众,没有人民群众的支持,抗日干部和八路军不用说打仗、消灭敌人,连生存也不可能。

(三)

1942年上半年,也是敌人对冀南扫荡最疯狂的时候,隆平城北变成了敌占区,工作人员都撤出来了,部分干部甚至向敌人交了枪。分区指示要加强开辟四区的工作,并派25团到四区活动。县委把恢复城北的工作作为主要工作任务来抓,县委书记李吉平同志,刚从冀南区调回来担任县长的张芥士同志和我都在这里着手恢复区委、区政权。先调张耀庭任区长,后又调赵筱侠任区委书记。我按照分工,先抓城北区最大的村固城村党支部的恢复工作,委任对敌斗争坚决的年轻党员马光彦担任支部书记。接着,孟村和其他村的党组织及抗日组织也相继恢复建立起来。抗日斗争的形势逐步好转,声势越来越大。同时,县大队配合二十五团不断袭击日伪军,惩治汉奸、叛徒,当伪军的开始沉不住气了,不断有人向我们表白,自己没干坏事,愿和抗日政府建立联系等等。

(四)

在采访中,郝老非常谦虚,说得最多的是党如何领导群众同敌人进行斗争,某某同志如何机智、勇敢,特别是深情回忆了同自己并肩战斗、英勇牺牲的宋枫林、张合心、曹尚飞、夏仁甫等烈士的英勇事迹。对自己的战斗经历和成绩,则说得很少,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讲了几个战斗故事,但说得主要还是战友和同志们的成绩。他说:

经过一年多艰苦复杂的斗争,隆平县的斗争形势发生了重大改观,已由被动挨打转为主动进攻。1943年春,县委和游击大队决定逐步拔除威胁抗日军民安全和军事行动的敌人炮楼。经过分析,确定首先从有内线关系的城北李家庄开始。李家庄炮楼的小队长叫张彦彬,他手下有个班长叫王静波,是城里人。王和张闹矛盾,他通过中间人捎话想出来,我们说你一个人想出来没啥作用,要出来就把李家庄炮楼弄了。其后,我们利用张彦彬定期向小孟据点汇报的机会,派了张根成、曹香、邢迎光等人,约好和王静波在小孟集合。去时他们还弄了几身伪军军装,穿在身上,化装成伪军。到小孟时,张彦彬已经办完事情朝李家庄走了。张根成一听,就往李家庄方向追,一边追一边喊:“彦彬哥等一等”。到了眼前就说:“张县长带着人来了,让我们解放你来了,你说怎么办吧!”张彦彬一看他们几个人围着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好办法,考虑了一下说:“好说,咱们走吧。”他算是下了决心,带着张根成一伙人到了李家庄炮楼,把队伍集合起来,下了口令:“架枪,起步走。”就把枪交了。经过谈话张彦彬说不想干了,想做买卖,于是我们就给他弄了些钱,让他到石家庄做生意去了。

起了李家庄炮楼,接着就起张家口炮楼,这就到了1943年旧历八月十五。炮楼上有个班长叫刘国林,这个人思想反动,我们就写了一封假信,说他娘病了,就把他支走了。剩下一个姓白的副班长,是白家寨人。那年发了大水,张家口炮楼的敌人从宁晋县徐家河截了一条船,村公所想把船要回来。借这个机会,我们派曹香、曹周子、郝彭涛等人划船伪装成徐家河办公事的,到张家口执行这一任务。在村干部张桂兰等人们帮助下,他们到张家口饭馆找到姓白的说准备花钱赎船,姓白的一听很高兴,就和他们谈起来。这时曹香他们才亮明身份,对姓白的晓以大义,劝他弃暗投明。姓白的见此只好将曹香等三人带进炮楼。进炮楼后,那里面的敌人正在赌钱,曹香进去把香烟一扔,手枪一掏,说声“不准动,我们来解救你们来了。”敌人胆子都很小,一听来了八路军,就把枪纷纷扔了出来。这次起炮楼未发一枪,就结束了战斗。

(五)

194311月,上级抽调县委书记李吉平,县长张芥士,到太行山参加整风学习,任命我为县委书记,张镜波为代理县长。这一年我21岁。

进入1944年后,隆平县抗日平民开始局部反攻。1月下旬的一天,一中队指导员张桃成向我报告说,城里内线要找张镜波汇报,说城里敌人新配备了一挺机枪,愿作内应,帮我们搞出来,但没找到张县长,问我怎么办。我当即决定把机枪搞出来。因当时联系不上县大队,我又没有指挥战斗的经验,于是调三区区长张耀庭为战斗指挥,带队执行这一任务。130日(正月初六)夜间,张耀庭带领二区中队长韩书堂,一区中队长宋平安、指导员张桃成,公安科侦察员国川等同志,乘夜潜入县城警备队部,将敌人放置在西屋南头的一挺新机枪取了出来,并俘获站岗和巡逻的伪军7名。给了敌人极大地震动。事后,敌警备队长(姓贾、王尹人),通过人给代县长兼游击大队长张镜波说,愿用30支步枪换回机抢。他们两个都是城南人,相互认识。我们没理他。

这一时期,八路军的主力部队也不断向日伪展开进攻,一次驻隆平的300名日伪军出发到黄家庄一带枪粮,二分区的首长得到情报后,认为这是歼敌的好机会,立即部署进行伏击。在杜义德司令员的亲自指挥下,一举将敌人击溃,并击毙日军顾问久井一郎。秋天,县游击队和八路军还利用“土坦克”(用木床安上轮子,上面盖上湿棉被)和挖地道的战术,炸毁了千户营5个炮楼中的一个。

194411月,冀南二分区恢复25团建制,主要活动在隆平、尧山一带。县大队和区中队也进行了扩充,敌我力量对比出现较大变化。在冀南区党委和军区的领导下,县、区游击队和八路军主力紧密配合频频出击,相继在白家庄、肖庄、王盘庄打了几次伏击战,拔除了千户营、北辛庄等两个城外的最后据点。至此,隆平县除县城外,其余地区全被我八路军和游击队收复,城外抗日根据地和尧山、任县、柏乡、宁晋等抗日根据地基本连成了一片。

19457月,正当全国抗战即将胜利之时,我奉上级指示到北方局党校学习。我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告别了战斗,生活了7年之久的第二故乡,告别了与我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隆平父老乡亲与亲密战友,踏上了新的征途。我走后一个多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隆平县城亦于828被我八路军和我的战友张芥士、张镜波他们率队解放。

现在,我离开隆平已经70年了,但隆平人民勤劳爱国,不畏强敌的精神,以及给予我的亲人般的关爱,仍时刻铭记在我的心中。我经常对孩子们讲,巨鹿是生育我的第二故乡,隆平是培育我战斗、成长的第二故乡,我心中永远忘不了隆平人民。在全国人民共庆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我衷心祝福第二故乡的人民,书写出更加辉煌的篇章,过上更加美好幸福的生活。

(六)

在和郝老见面前,张同舟和郝老的女儿一再嘱咐我们郝老年纪大子,又刚从医院出来,采访时间不宜过长,所以我们只计划谈半个小时左右。但郝老一听说采访他抗战时的经历,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谈话一直进行了近两个小时,中间,我们几次停顿让他喝点水,休息一下,但没有几分钟,郝老又讲了起来……由于郝老近来身体比较虚弱,说话声音较小,但条理清晰,吐家清楚,字字句句充满了对党和人民的爱,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满腔仇恨,对牺牲战友的深切怀念,对隆平人民的深厚感情。

在采访中,我们还意外得知,郝老的爱人段哲文(束鹿县人),抗战时期也参加过隆平抗战,曾在冀南《滏阳报》社和隆平县妇联工作过。她不正是县地名办原主任王彦行在其《滏阳报》一文中提到的“束鹿人小段”吗?原来郝老夫妻都是隆平抗战的老战士,但当时他们并不认识,后来在离开隆平后,经党组织介绍才相识相爱的。可惜的是这时段老正住医院,未能采访到她,只能请郝老转达我们的敬意和问候了。

谈着谈着,时间不觉已到了十一点半,为了照顾老人的休息,我们不得不停止了采访。这是一堂多么生动、丰富,不可多得的抗日历史课和伟大的抗战精神教育课啊。

在谈话结束时,郝老攥紧拳头说:我们一定要铭记历史,不忘过去!现在日本某些政客,妄图否定侵华历史,让军国主义死灰复燃,我们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说这话时,我们发现郝老年老浑沌的目光里,又闪现了一缕犀利坚毅的光泽。我们眼前仿佛出现了他70年前在战前动员会上威武勇猛,慷慨激昂的身影……


上一篇:别在最该吃苦的年龄选择了潇洒 关闭页面】【页面顶部 下一篇:寻访抗战老兵 留下历史记忆(二)张芥士抗日轶事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校长信箱|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资源下载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11——2013 河北隆尧第一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05028082号-1   邢公备:13050002000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