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抗战老兵 留下历史记忆(二)张芥士抗日轶事

作者:网站管理员 来源:隆尧一中 日期:2015年9月1日 人气:5532

张芥士抗日轶事

隆尧县老促会    张记军 

不为做官为抗战

193712月,八路军129师东进纵队抵达隆平后,遵照党中央和刘邓首长关于在各县建立抗日政权的指示,与隆平县委等有关方面商议,建立了隆平县抗日民主政府。1938年初,宋任穷同志率部进入冀南后,又指定张芥士担任隆平县长。但当时隆平县委和张芥士本人对建立抗日政权的重要性还认识不足,加之隆平县几任国民党县长的名声不好听,县长成了贪官污吏的代名词。中共隆平县委曾领导群众同他们进行过多年斗争。怕现在自己当上县长挨群众骂,不如当个战委会干部,拿起枪杆打日本,为八路军筹粮筹款,做做群众工作痛快。张芥士于是就想办法推辞,说共产党是干革命的,不是为当官的。现在大敌当前,除了让我当县长,让我干什么都行。宋任穷理解他的想法,曾善意地批评他是“老滑头。”国民党县党部也自知力量单薄,不敢出任县长。于是几方协商,将县长另委于一个在旧政府担任盐碱地改良委员的东北人宋长廉,张芥士则担任了隆平县民族战地动员委员会主任。

张芥士是隆平县1925年建党的第一批共产党员和隆平县委的创始人之一,曾长期领导县内的学生运动和农民运动,在全县人民和旅外知识分子中有很高的威望和知名度。他出任战委会主任后,县内及因战乱回乡的知识分子张化南、赵熙廷、高爽秋、李奎华、夏仁甫、张波等人,纷纷加入战委会工作,很多热血青年报名参军参战或加入县、区、村抗日组织。当时的战委会虽然是半政权性质,但由于隆平县共产党的力量比较强大,县政府的力量薄弱,而战委会设有组织部、宣传部、军事动员部、武装部、锄奸部等一套健全有力的工作机构。因此,县内的工作多数由共产党领导的战委会说了算。

在工作中,张芥士认真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他自己虽然没当县长,但对宋长廉的工作还是非常支持的。他主动把自己和战委会办公用的房子腾出来让宋住,并在生活上给予照顾。战委会的干部吃高粱面等粗粮,而让宋长廉吃白面馒头。对此,有的同志看不下去,提意见,说牢骚话。张芥士则耐心劝导他们,一切要从抗战大局出发,支持县长的工作。只要有利于抗日,让他吃好点儿,我们吃差点,这没有什么。在工作上,他对宋也非常支持,主动找他商量、研究工作。宋对战委会的工作也比较配合。19387月,宋长廉调走,行署又派共产党员傅充吕来隆平担任县长。此时,中共隆平县委书记张子政已于1938年初转入军队工作。在其后一年多的时间内,县委书记三易其人,县内的抗日领导工作主要有战委会负责。张芥士对新来的县委书记、县长都比较尊重、支持,并没有因自己入党早,资格老自居。在冀南区党委、行署的领导下,他们团结一致,密切合作,频频出击日伪军队,并组织游击队和农会、妇救会、青救会等抗日组织,破坏日军的交通、通信设施。当时,隆平县除县城外,大部分村庄都在抗日政府的控制之下。全县的抗日工作搞得很活跃,有声有色,得到了冀南区党委、行署和129师首长的肯定、表扬。邓小平在19393月发表的《艰苦奋斗中的冀南》一文中,对傅充吕和隆尧县的工作予以表扬:“隆平县长傅充吕,不绝亲率部队袭敌,屡奏奇功。”

傅充吕从19387月担任隆平县长,到19391月调离,期间只有半年时间。隆平县党政军民都知道,这一时期隆平县抗战取得的成绩和荣誉,自然包含着张芥士的功劳和心血。在人民群众心目中,他是没有县长头衔的“县长”,做了很多县长做不到的工作。

师生+同事+战友的深厚情谊

张化南是张芥士在隆平县立高小读书时的老师。他1920年从邢台四师毕业后回到隆平县担任县立高小校长。他不仅学养深厚,而且思想进步,推崇新文化,不断向学生灌输新思想和革命道理。时在该校读书的张芥士,深为张校长渊博的学识和高尚的爱国情怀所吸引、敬慕。

1932年张化南经在邢台、北京等地辗转教书、求学后,又回到邢台四师附小主持工作。此时,张芥士于邢台七师毕业后也来到附小二部做教员。张化南对张芥士、张子衡(共产党员,后任中共冀豫省委秘书长)等青年教员,不但在业务上严格要求,热心指导,还支持他们参加地下革命活动,在生活和经济上给予帮助。张化南和张芥士之间,在原来的师生情谊上,又增加了同事感情。由于4师附小的革命活动比较活跃,邢台国民党特务机关,曾向张化南提出警告,说附小二部窝藏‘赤化分子’,应该严加取缔。为此,张化南一方面提醒他们注意防范,一方面在暗中悄悄保护他们。

1937年日军占领石家庄、邢台后,张化南回到家乡隆平县莲子镇。这年11月,张芥士也回到隆平县加入张子政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并在八路军东进纵队的领导和支持下,担任了隆平县战委会主任。他放心不下战乱之时老师的安全,于是借到莲子镇和游杂武装谈判收编之机,到老师家中进行探望,并介绍了隆平县的抗战情况和八路军的抗日主张,邀请老师参加战委会,共同抗日。

具有强烈爱国心的张化南慨然应允,随后到隆平县战委会担任了秘书。他对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深表赞同和热心,积极号召全县的知识分子参加抗日工作。他早年在隆平县从事教育工作,德高望重,很有号召力。经他一带动,县内知识分子和几个大学毕业在外地教书的赵熙廷、李奎华,以及省立师范毕业的李青、曹玉清、曹芳之、李德元等人都参加了抗日工作。张化南和张芥士由师生、同事关系又升华为共同抗日救国的亲密战友。

19386月,宋任穷到隆平县视察工作,了解到了张化南的经历,看他谈吐不凡,学识渊博,有强烈的爱国心,感到抗日正需要这样的人才,于是决定调张化南到冀南行署主办抗日干部学校。1939年夏,张芥士也离开隆平到冀南行署工作。

1942年冬,张化南由于工作成绩显著,被调任冀南二专署专员兼地委委员,此前张芥士也刚从冀南行署调回隆平县任抗日政府县长。隆平县属二专署辖,两人的关系又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张化南由张芥士领导下的战委会秘书,成了张芥士的顶头上司。但两人谁也不在意这些,仍一如既往的互相尊重,互相支持,共同为扭转隆平县和整个滏西地区的抗战局面好转而舍生忘死地奋斗。

在冀南地区抗日形势最恶劣的环境下,张芥士领导隆平县抗日武装,多次保护了张化南及其家属。1942年秋,张化南在抗日区政府工作的儿子张云汉,被敌人扫荡时抓捕并押解到石家庄劳教所关押。张芥士利用傅充吕(原隆平县抗日县长,后被捕在石家庄为日军做事)的关系,将其营救出来。1943年,张化南的老伴被敌人逮捕到隆平县城。张芥士得到消息后,连夜赶到西店子村时任县警备队头目的董振文家,让其父转告董振文,限期把张化南的老伴放回,否则对董振文的家属就不客气了。敌人无奈,很快就将人放回。

这两次事件的迅速解决,既表现出了张芥士的大智大勇,又显示出了张芥士对抗日干部及其家属的关心爱护,对爱国进步老师的深厚情谊。

 

 

尧山救援

    王子耀是日军侵占隆平、尧山后,横行于这一带的大土匪头目。经常骚扰百姓,为害乡里。

1938年初,八路军东进纵队抵达隆平后,通过谈判,一度将其收编,并委任其为尧山县县长,驻防于尧山县。王曾率部同日军作战数次,收复过尧山县城。但其匪性难改,时常与八路军搞反共摩擦,杀害八路军战士。1938914,受国民党河北省主席鹿钟麟指示,公然将共产党委派接替其县长职务的沈铁民扣押。后经八路军首长徐向前等亲笔写信或交涉,方将沈放回。

扣押沈铁民事件刚过去一个月,即19381014,日伪军为了重新夺取尧山县城,调集大批兵力,分乘10余辆卡车,开始第3次攻打尧山县城。

尧山县城四周筑有高大的古城墙,且防守比较严密。开始,日伪军形成包围之势,并从城东北郭园村方向发起猛烈进攻。王子耀部奋起还击,打退了日伪军多次进攻。战斗从半夜开始直打到次日天黑,日寇尚未得手。

攻城日军久攻不下,只得报告上司调来数架飞机,对尧山城进行轰炸,企图将尧山城夷为平地。王子耀见状危险,打电话向隆平县战委会和游击队求救。

张芥士和县委书记李吉平接到电话后,认为这是争取和团结王子耀共同抗战,促其改邪归正的机会,因此未念其旧恶,亲自带领游击队紧急增援,从西河、郭园方向向围城之敌背后射击。一时间枪声大作,杀声震天。因是夜间,围城之敌不知援兵多少,惧怕受前后夹击,只得慌张逃走。这次战斗,不但救了王子耀,使该部免于被歼,还缴获了一批战利品。虽然后来王子耀先后投靠日军和国民党军队,走上自取灭亡之路。但这次尧山救援,充分显示了共产党、八路军坚决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争取和团结一切抗日力量的诚意,鼓舞和振奋了隆平、尧山两县人民的抗战精神。同时,也体现了张芥士、李吉平等同志不畏强敌,敢于担当的大无畏革命精神。

鲜为人知的“走麦城”

在隆平(尧)人的心目中,张芥士是个坚持真理、仗义豪爽、敢作敢为的人民英雄。民间传说的大多是他领导人民斗恶霸、打鬼子、除汉奸的英勇事迹,而对他在抗战中因坚持原则、主持正义、仗义执言而遭受打击的“走麦城”事件,却鲜为人知。

这件事发生在1939年夏。起因是隆平抗战开始后,各区、村在中共隆平县委和八路军一二九师东进纵队的帮助下,纷纷成立农会、青救会、妇救会等抗日组织,抗日救国活动搞得轰轰烈烈。一些村为方便工作,还办起了伙房集体吃饭,向群众摊派粮食,引起一些群众的不满。张芥士看到这些情况,认为当时处于战争环境,农民不能安心生产,加上三年两头闹灾荒,农民手里粮食不多,很多人还吃不饱饭。村干部吃大锅饭会增加群众负担,脱离群众。于是对这种现象进行了批评,要求停办这损害群众利益的“大锅饭”。

但有些区、村干部对他的批评和要求,却想不通,认为是影响和打击区、村干部的积极性,加上某些人对张芥士的一些个人成见,于是向上级告了状。当时个别有“左”倾思想的领导偏听了这些人的反映,免去了他的隆平县战委会主任职务。

坚持实事求是却换来了这样的结果,开始张芥士思想上有些苦闷,心想自己为了抗日救亡,千难万险,在所不辞,现在仅为了群众利益就被免了职,太不公道了。以后还是少说点少干点为好。这一念头刚一出现,就立刻想到自己是共产党员,应当自觉维护抗日救国的大局,绝不能因自己受点委屈而影响工作。后来,当冀南区领导宋任穷亲自点将让他参加冀南区水灾呼吁团,赴重庆宣传八路军敌后抗战时,他又愉快的踏上了新的工作征途。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农村干部集体开伙吃饭的做法,既是违背群众利益,又是超出当时群众承受能力的。有的村办了没多长时间就办不下去了,还有一些人口多,经济条件稍好的村因抗日形势的变化,也被迫停办了。张芥士对这一问题的批评是实事求是,维护群众利益的。

智斗小汉奸

    柏舍村是隆平县(今隆尧县)城南的一个集镇,距县城仅六、七华里。日军侵占隆平县城后,老百姓日常不敢到城里去,柏舍村的集市倒比以前热闹起来,饭馆、粮食店、杂货铺开了好几家,城南一带的老百姓买卖东西都转移到这里,城里的一些汉奸、伪军也趁机到这里吃喝,勒索老百姓,很多群众敢怒不敢言。

    1943年初冬的一天,隆平县抗日政府县长张芥士带着两个警卫员,来到东柏舍村村长张老廷家里商量工作。村长张老廷是我党安排的两面村长,即在表面上应付敌人,暗里为八路军办事,为抗日做了很多工作。

    张芥士首先询问了村里的一些情况,并向张老廷交代了近期需要完成的任务,然后问张老廷有什么困难。

张老廷说:“困难我们能想法克服,但有一件事乡亲们想请你帮忙。”张芥士是本村人,一听乡亲们有事相求忙说:“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这些日子,城里的汉奸、皇协军经常到村里的饭店白吃白喝,还到集市上要这要那。”张老廷气愤地说道:“特别是两个年轻点的小汉奸,还对村公所的人骂骂咧咧,我们实在受不了这窝囊气啦,想请八路军教训他们一下。”接着,张老廷又把这两人的年龄、长相等特征说了一遍。

张芥士道:“这好办,让乡亲们等好消息吧。”

过了几天,这两个汉奸又来到柏舍村的饭馆里要酒要菜,吃喝起来。这时,张老廷悄悄派人把这一消息报告给了正在这一带秘密活动的张芥士。

这两个家伙在饭馆里吃饱了,喝足了,借着酒劲,又把张老廷臭骂了一顿。然后骑上自行车,哼着小曲,摇摇晃晃,出了十字街北口,向县城而去。

当这两个小汉奸走到北柏舍村东,显化寺村南时,只见前面有三个身穿棉长袍的人走在路中间,就猛拉自行车车铃让他们让道,谁知这三人理也不理,继续占着道不让路。小汉奸见状怒骂起来,一个骂:“混蛋,听不见铃响吗。”一个骂:“你们不给老子让路,想找死吗?”但这三人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不紧不慢地走着。

待这两个小汉奸骑到三个人跟前时,三人突然回头扭住他们的车把,并从棉袍下掏出手枪对准他们。“举起手来!”随着一声威严的命令,两个小汉奸扑通一声跪到地下连连求饶。原来这三个人就是化装成赶集群众的张芥士和他的两个警卫员。张芥士看到两个人如此胆小,就让警卫员把他们带到北柏舍村审问。

闻讯张县长抓住并要审问两个小汉奸,张老廷和显化寺、北柏舍的村长以及这三个村的很多群众,都赶来看热闹,大家看见这两个平时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家伙,今天在张县长面前抖缩害怕的狼狈样子,个个感到好笑又解气。

张芥士县长看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就大声宣布说:这两个汉奸在这一带打骂群众敲诈勒索,仗着日本人的势力,为非作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中国人了,抗日政府决定杀了他们。

两个小汉奸听到这里,吓得面无人色,忙向旁边的张老廷说:“张村长,快替我们求求情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张老廷装作非常同情的样子,连忙走到张芥士身边说:“县长,这两人我认识,没干过大坏事,千万不能杀,我愿意保他们。”显化寺、北柏舍村公所的人也替他们求情,说愿意保他们。

张芥士用眼睛环视了一下四周围观的人们,威严地说:“这两个人替日本人做事,本该处死。但你们都保他,看大家的面子,这次可以不杀,给他们一个赎罪的机会,但如果再敢这样,捉住了非杀不可。”接着,又问这两个小汉奸:“你们还敢不敢再欺负老百姓?”“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张芥士说:“好吧,这次就绕过你们。你们是哪个村的,你们父亲叫什么名字?”当其中一个说自己的父亲叫某某某时。张芥士知道他父亲也在伪军里做事,就把这个小汉奸叫到自己跟前说:“我认识你爹,你回去后告诉他,我是抗日政府的县长,让他今后和我们建立联系,日本人啥时出城扫荡,他必须提前到显化寺报信。”

这个小汉奸又是作揖又是点头:“保证做到,保证做到……”

从此,这两个小汉奸再也没敢到柏舍来过。其他汉奸、伪军到柏舍勒索老百姓的也少了。那个父亲也在伪军里做事的小汉奸,还让其父给抗日政府送过几回情报。

村外枪声

1943年夏天,地里的庄稼都长起来了。一天下午,南柏舍村的农民韩春子正在村边的地里干活,忽见一个人正匆忙向他干活的地方走来。待其走近一看,原来是自己小时候的玩伴,时任隆平县抗日县长的张芥士。于是急忙迎上前说:“玉清(芥士又名玉清),你怎么来了。”芥士向身后一指说:“日本鬼子正在追我,快带我躲一下。”

老韩见状,急忙把他引到旁边的庄稼地里,然后沿着田间小路回到自己的家中,想让他躲藏起来。但张芥士执意不肯,说敌人肯定要来搜村,不能连累乡亲们。老韩见状,急忙拿出自己的一件衣服让芥士换上,然后牵上自家的毛驴,两人化装成下地干活的样子,把芥士送至东柏舍村东高庙脚下。这里是张芥士小时候上学和玩耍的地方,对这里的地形特别熟悉,村与村之间有道沟连接,极易隐蔽行走。走到这里后,张芥士把毛驴交回老韩手上,沿着道沟向陈(村)、白(家庄)、尧(家庄)方向走去。

老韩送走芥士回到村里,发现果然不出芥士所料,一群日伪军正在村里挨户搜查。这时忽听村外东北方向传来几声枪响。老韩心里“咯噔、咯噔”跳了几下,心想,芥士莫非又遇上敌人了。就这样提心吊胆地过了两天,也没听到敌人抓住八路军的消息,他才放了心。

几个月后,张芥士又来到南柏舍村老韩家里。两人说至上次芥士脱险的事,老韩问他,你出村后是否又遇到敌人向你打枪。张芥士笑道:“那枪是我打的,我知道敌人必然到村里搜查,怕他们祸害乡亲,就有意打了两枪,把他们引走。”

张芥士就是这样一个心里时刻想着群众,事事处处注意维护群众利益的共产党员。那时,抗日政府和游击队居无定所,经常转移。闲暇时间,还经常帮助群众挑水、扫院子。一次,他到黄家庄开展工作。在路上,他看到一位老年妇女背着一捆柴火在艰难地行走,于是就接过去背在自己身上。直到进村后,有人喊“张县长”,她才如梦初醒,知道替她背柴火的人竟是大名鼎鼎的抗日县长。

“撞街”撞出来的堡垒户

在热爱群众、关心群众的同时,张芥士还注意把高度的原则性同灵活的工作方法结合起来,既遵守党的纪律,又不伤害群众的感情。

1943年的一天夜间,张芥士带着警卫员回柏舍村。走到北柏舍村旁见路边一户人家亮着灯光,且有几个人说话的声音,警卫员以为是赌博的,就翻墙进去抓赌。但进去后发现这户人家刚生了小孩,正要抱着孩子出去“撞街”。

原来这一带有个风俗,小孩生下后要在天没亮以前,抱着小孩到街上行走,把碰见的第一个人认作“干爹”,并让“干爹”给“干儿子”取个名字,以图吉利,让孩子成人。

户主武双春见是县长的警卫员来到家里,就问:“你怎么来了,县长呢。”当得知张芥士就在门外时,忙打开门,把张芥士让到家里,张罗着为他们做饭。主人想,今天刚要出去“撞街”,县长就来到门前,真是天赐良机。于是说:“张县长,按我们的风俗,你就认下这个干儿子,给他取个名字吧。”

张芥士见状心想,党内不允许认干亲。但直接拒绝会伤害群众的心。于是就委婉地说:“双春啊,首先祝贺你们喜得贵子。我们乡里乡亲的,认不认干亲都比亲戚还要亲。再说,八路军不兴认干亲、拜把子,以后就让孩子叫我大伯吧。”说着,从衣服里掏出几块钱,说:“这几块钱算我一点心意,给孩子做件衣服吧!

简单几句话,说得武双春心里热乎乎的,频频点头。武双春说:“就按张大哥说的办吧。今后大哥有用我的时候,尽管说话。”

这次,武双春虽然没替儿子认成“干爹”,但地下党组织和抗日队伍却多了一个可靠的堡垒户,他们一家经常帮助抗日人员站岗、放哨,掩护他们开会、休息。张芥士回村活动不断在他们家吃饭或隐蔽。一次,他和一区区长马云飞又来到武家。双春的妻子将街门锁了,和几个老太太在街里的树凉下纺棉花,替他们放哨。他和马云飞在家里做饭,家里的烟囱突突往外冒烟。一个老太太问武双春的妻子,家里有人吗?她说没人。老太太说怎么烟囱冒烟啊。她机智地说:“我出门忘记把灶里的余火弄来,我回去看看。”说完,她急忙回到家里,把外面的情况说了一下,提醒他们做饭要小心,又回到街上放哨去了。

张芥士好水性

1942年是侵华日军对冀南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和围剿最疯狂的一年。隆平县境内到处是敌人新修的碉堡、据点、封锁沟,抗日干部及其家属被抓的抓,被杀的杀,很多抗日根据地变成了游击区、敌占区,县、区、村党组织和抗日政权遭受到了严重破坏和损失。这年6月,张芥士临危受命,被调回隆平县担任抗日政府县长,经常活动在滏阳河两岸,领导人民打击日伪军。

牛家桥是滏阳河边的一个大集镇。南有白家寨,北有千户营,东有东清湾,西有旧城等多个日军据点炮楼。村里有高大的寨墙和四个寨门,滏阳河水从村中穿过。坐落于桥东路南的同兴大药房成了张芥士经常办公和休息的地方。同兴大药房的掌柜叫牛玉玺,号牛老陛,为人忠厚爱国,医术高超,而且有一身好武功,在隆平县及周边一带颇有名声。张芥士早年在牛家桥领导群众组织红枪会,反对国民党当局没收沿河农民河滩地时,就和他过从甚密,既是拳友,又是八拜结交的异姓兄弟。

为了掩护张芥士,牛玉玺就于这年六月在自己的大药房内挖了一个地道。地道位于大药房南屋东头的一间里屋,其入口在屋中土坯炕内,出口直通滏阳河边一个透河井内,既能藏身,又便于疏散。张芥士参加完战斗或外出回来,常在这里工作休息。平时没事的时候,张芥士就和牛老陛在堂屋喝茶聊天。其警卫员张路江和大药房司药牛同广是同龄人,关系密切,常在药房大堂给他们站岗放哨。那年的三伏天,气候非常闷热。一天晚上,张芥士吃过晚饭,便和警卫员张路江一起到牛家桥大桥上乘凉。夏天的桥头上乘凉的人很多,有年老的,有年少的。张芥士一去就坐到了大桥栏杆的横梁上,给大伙儿讲起了抗日救国的政策和道理,动员青壮年参军入伍,打鬼子,除汉奸......

正在这时哨兵来报,说有两股日伪军从东西两个寨门,直奔大桥而来。众乡亲一听情况紧急,都说张县长快藏起来吧,也有的拉着他到自己家里躲避。这时,张县长非常镇静地说;谢谢乡亲们。敌人是冲着我来的。我不能连累大家。说完他就拉着张路江,从大桥中央跳入波浪滚滚的滏阳河里。等敌人赶到,他俩早已无踪无影了。后来,有几个群众看到他俩从菅村村东上了岸,进入青纱帐。

    事后,在牛家桥一带留下一个俗语;张芥士好水性,一个猛子扎到菅村东。

七十多年后的今天,老中医牛玉玺的孙子牛立周讲起这个故事,还津津有味,充满对抗日老县长的敬仰之情。


上一篇:寻访抗战老兵 留下历史记忆(一)九秩老兵话抗战 关闭页面】【页面顶部 下一篇:寻访抗战老兵 留下历史记忆(三)军中劲旅  隆尧荣光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校长信箱|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资源下载
站内搜索:
Copyright © 2011——2013 河北隆尧第一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05028082号-1   邢公备:13050002000182